序——宅男都这么可怕的吗?

  序——宅男都这么可怕的吗? (第1/2页)

    (以下内容并不是以现实世界为背景,请代入相似的平行世界模板,除了文化方面相同以外其他全部不一样。)

    夜晚,冰冷的月光洒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隐蔽的角落里,影影绰绰地能看到不少模糊的身形。

    “大家务必谨慎行动,目标是高智商犯罪分子,不要给对方有任何一丝逃脱的可能!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到达指定地点之后,一枚枚小型胶囊,从大门底下、窗户缝中丢了进去。

    轻微地“砰”的一声,胶囊炸开,呛人的烟雾瞬间填满了整间屋子。

    预计催眠瓦斯已经发挥效力后,戴着防毒面具的特JING们迅速踢开房门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报告,卧室没有发现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报告,厨房没有发现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报告,客厅没有发现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报告,房间内没有发现暗道。”

    听到耳塞中传来的接二连三的坏消息,本来喜上眉梢的常远,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,“该死,为什么会这样?情报人员呢?他们是干什么吃的?为什么目标消失也没有人上报?”

    “不用怪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啊?局长你?”

    房间内的催眠瓦斯已经驱散干净,侯振宇走到书架边,从书架上抽出一本《梦的解析》来,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他们是被催眠了。”

    这书架上,一侧是二次元的各种漫画手办,另一侧,却是摆满了各种《自我与本我》、《幻想即现实》等一系列与心理学有关的书籍。

    一旁的胡玥不由瞪大了眼睛,“等等,最初的报告里不是说对方只是一个高智商的宅男吗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一个宅男能把JING方耍得团团转?”侯振宇叹息着摇了摇头,“即便是宅男,那也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宅男。”

    常远默然点了点头,没错,正经的宅男谁看这个啊,像他的书架,就连摆手办都不够用。

    看了眼放在桌子上的小相框,不少JING司悲愤莫名的点了点头,说好的死肥宅呢,这么帅这么阳光的面孔,你对得起宅男这个称号吗?

    叛徒,hetui!

    胡玥还是无法理解,“可他作为和被害人有着直接矛盾,又是第一批被我们JING方传唤的人员,当时做出记录的人就没有发现一点异样吗?”

    侯振宇合上书籍,再次叹道,“一方面,是他隐藏得实在太好了,他的老师、同学、朋友、家人给出的结论都是惊人的一致,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和被害人一家有仇的人实在太多,和当时传唤的其他人相比,他的嫌疑的确是最小的。”

    见众人神情凝重,常远给大家打气道,“这么难缠的对手,还不是在我们JING方的密切追查下露出了马脚,至少,他现在已经无路可逃了!”

    一众JING司都是流露出轻松的笑容,再难缠的敌人,只要暴露了身份就是死路一条,真以为在现代社会还可以凭借个人能力为所欲为吗?

    然而,侯振宇却是神色无比郑重,“你错了,我们最大的麻烦可能才刚刚开始!”

    一旁的JING司笑道,“局长,你这个时候还在跟我们开玩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侯振宇的耳塞突然传来声音,“局长,不好了,张三被抓走了!”(未免误伤友军,只好用个出戏的名字了,见谅)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侯振宇先是神色大变,很快又问道,“那你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人声音有些羞愧,“我们被催眠瓦斯弄晕,醒来的时候张三就已经不见了,不过,我们这边暂时没有人员伤亡。”

    听到没有人员伤亡,侯振宇也恢复镇定,“他带着人走不了多远,而提前布置又想不被人发现,多半是附近的废弃学校或者废弃工厂,但是要注意一点,发现目标后千万不能激怒对方!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周围人虽然听不到通话内容,但只从侯振宇的话语里也能猜到个大概,此刻见通话结束,一个个都赶紧问道,“局长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侯振宇摇了摇头,“你们应该知道,对方是怎么露出马脚的吧?”

    常远摩挲着下巴说道,“他今天去医院看病,本来吧,我们只是在事后例行调查他的病历,可这一查才发现,他竟然已经是癌症晚期了!人在死亡的逼迫下做出什么都是有可能的,所以,我们才将调查的重点重新放回他身上,并将以前一些被忽视的小细节串联起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摇头叹息道,“林雨山癌,一个罕见到以他的名字来命名的癌症,难怪他会那么不顾一切。”

    侯振宇看着他,“你以为,他是今天才知道自己的事情的?”

    常远一愣,陡然反应过来,“催眠!是他催眠了那些医生,让他们录入到系统里的只是一个普通病症!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不掩饰了,是因为他只有最后一个人要杀了!”

    “没错,张三全家都被杀了,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!”

    一旁,胡玥气愤不已,“他明明可以用更简单的方法杀掉张三,可偏偏要暴露出来,这是在向我们JING方宣战吗?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有种被羞辱的感觉,侯振宇却是说道,“我今天请教了许多心理学家,据他们分析,对方应该是那种看上去温和谦逊,可内心却是骄傲到了极点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之所以主动暴露破绽,很可能并不是想向我们宣战,而是……”侯振宇深吸口气,“想让张三在最绝望的境地中死去!”

    常远本能一惊,下意识的问道,“你是说,他是故意要让张三看到获救的希望,然后在张三达到顶峰的时候,让他一下子从天堂跌落地狱!”

    “可他这样做自己也一定会被捕啊……”胡玥的声音陡然卡在了喉咙里,因为,她想到了林雨山已经得了癌症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们应该知道,为什么我说最大的麻烦才刚刚开始吧?”侯振宇叹道。

    “疯子,这家伙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!”众人都是一阵寒意涌上心头,这样的敌人,实在是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废弃工厂内。

    “放了我,放了我!我可以给你钱,很多很多的钱!”一个打扮时髦的青年被绑在铁座椅上,挣扎着大声叫喊道。

    然而,另一侧的青年却是充耳不闻,吹着轻快的口哨,在时髦青年恐惧的目光中将一支注射器扎在了他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张三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这是能让你变得更加敏感的药剂。”林雨山微笑答道。

    “更加敏感?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好东西,可以让你获得的快感成倍增加,当然了,痛觉也一样!”林雨山微笑着用小刀在张三手臂上划出一道伤口。

    伤口并不算深,但张三却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,双眼暴突,仿佛一条脱水的咸鱼。

    “啊?这就不行了吗?我还没有撒盐呢。”林雨山微笑着拿出一袋食盐和辣椒粉来。

    “恶魔,你这个变态恶魔!”张三吓得鼻涕泡都飘了出来,双腿一个劲的在地面蹭,想远离这个恶魔。

    只可惜,钢铁浇筑固定住的椅子不是他那小身板能撼动的。

    “啊呀,你飙车的时候不是很爽吗?我敢保证,这绝对比飙车刺激一万倍哦!”林雨山嘴角挂着恶魔式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怎么样?”张三鼻涕眼泪糊了一脸,崩溃大叫道,“钱我已经赔给你了,你还要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哦?”林雨山一脸惊讶,“那可真是奇怪,事后让那些打手把钱抢回去的人难道不是你吗?”

    张三神色一僵,他其实并不把那些赔偿的钱放在心上,他这样做,只是不爽被传唤到jing局的经历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早知道会惹上这种变态,他绝对不会去让手下教训对方……不,是绝对不会去飙车才对

  序——宅男都这么可怕的吗?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